最大网赌官网

高职扩招,催生甬城社会人员“大学潮”

文章来源:《宁波日报》发布时间:2020-03-16浏览次数:13

核心提示:去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高职院校大规模扩招100万人。从相关政策接连出台,到各院校人才培养方案制定、招录……高职扩招算是尘埃落定。

宁波高职扩招究竟招了哪些人?他们圆了“大学梦”吗?高职院校都交上了一份怎样的“答卷”?春节后,记者走访调查了多所在甬高职院校。    

本报记者 蒋炜宁 通讯员 姚敏明 邬静波

“没想到我还能上大学!”这是记者采访中听到的高频词。他们中有快退休的夫妇,考入健康养老专业;有的叔侄俩成为同班同学,攻克自家企业的难题;有的已居高位,但仍充电不止的中年成功人士,一边工作一边上课……

他们或想学到一技之长,或想获得更好的学历和能力,或想弥补曾经缺失的大学校园生活……高职扩招为他们的人生打开了一扇窗——怀揣各自的目标和梦想,走入大学校园。

在这新的起跑线上,他们拥有同一种新身份,有了一个新的开始。    

好政策,圆了咱的大学梦!        

去年7月,35岁的二孩妈妈周苗苗走进了宁波职业技术学院的考场。她报考这所学院的物流管理专业,希望自己能好好发挥,顺利考上这所心仪的学校,为青春时期没有上过大学这一遗憾画上句号。

同一天,25岁的范承豪走进了宁波城职院的考场。他中专毕业后入了伍,退役之后换过多份工作,其间自学过广告、美工设计等。他有着强烈的提升学历需求,同时又非常看好所报电子商务专业的前景,“有电商以来,行业一直处于爆发式增长,马云提倡的‘盒马生鲜’这种新零售概念又将影响实体商业。”

高职首批扩招,宁职院、宁波城职院两所高校参与,共招收了70余名社会考生;同年11月高职第二批扩招时,宁波五所高职院校参与,招生逾千人。

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来了一对年届50的夫妻。他俩在杭州从事康复治疗行业。上世纪80年代末,他俩结业于阜阳市卫生职业学校医疗班。苦于没有相关文凭无法参加相关考试、参评职称等,所以两口子决定在儿子大学毕业后,一起来报名深造。这对夫妻报的是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年保健与管理专业。丈夫老胡说得很实在,孩子大了,在家庭方面投入的精力少了,希望在工作、学历上提升自己。对于亲朋“都快退休的人,瞎折腾啥?”的质疑,他呵呵一笑,“国家有这个扩招政策,不管成功与否,我觉得自己都该来试试。”

第二次扩招时,宁职院、宁波城职院、浙江纺院、宁波卫生职院和浙江工商职院推出30余个专业,吸引数千人报名。浙江工商职院推出模具设计与制造、建筑智能化工程技术、旅游管理、电子商务、国际贸易实务和计算机网络技术6个专业,每个专业计划招生50人,共计300人,最终录取573人。

两次扩招考生构成发生变化,大多为当年高考落榜者,30至50岁居多,小于20岁的仅占6%。他们中有农民工、新型职业农民、失业人员、退役士兵、企业职员等。

两次扩招共同点是:他们普遍学历不高,“社会”特色非常明显,普遍思想成熟、职业规划清晰,强烈地想提升职业技能,相比应届高考生更渴望上大学。

浙江工商职院教务处处长、招生工作办公室主任娄军委说,高职百万扩招是推进我国人力资源强国建设的需要,同时也是推动我国产业升级经济转型的需要。“这是非常特殊的一届学生,他们既承担着自己的大学梦,也担负着国家的期望。希望他们中冒出更多的高技能人才,助力国家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     

哪些人群成扩招报考主力?    

记者发现,这些社会考生大多抱团而来,报考的专业与从事行业紧密相关,以提升专业能力为目标。

50岁的金忠芳是奉化溪口锦溪村村支书。他报考了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的园艺技术专业。该村在他的带领下,通过建设香榧种植基地致富,脱掉市级贫困村帽子。在他看来,这是次非常难得的学习机会。宁海县黄坛镇多地村主任、干部30多人抱团参考。他们正处30至50岁,正是新农村建设的中坚力量。黄坛镇张家山村村主任麻建飞说,平时解决农户种植、培育等专业问题,深感知识储备不够,经常要请学校专家来村里指导。趁着这次机会,合计抱团来充充电。香榧种植、美丽庭院改造、花木种植……考生中有不少宁波地区的花木经营户、农场主。

抱团参考酒店管理专业的也不在少数。促进校企合作是宁波酒店餐饮高管组团上大学的初衷。酒店餐饮行业人才缺口大,想把更多优秀的学弟学妹招揽旗下。

高职扩招多样的专业为70后优秀的创业型民营企业家深造提供了好机会。41岁的李林森经营一家蔬菜农场。在宁波城职院就读的侄女告诉他这个机会并鼓动他报名。他就报了跟侄女同样的专业——园艺技术,叔侄俩一道上大学。

在宁波城职院电子商务专业里,有83级杭州大学外语系本科毕业生、95后英国留学硕士、二胎妈妈、一家三姐妹……她们看好电子商务专业发展前景,有着清晰的跨境电商创业规划,希望能从头开始、系统学习电子商务知识。1975年出生的曾照东经营着两家装修公司,这次也报考了这一专业。跟上时代的发展潮流是他的初衷。“那时候读书意识不强,打工赚钱放在第一位,但我们对孩子的读书要求很高。一看到扩招,发现很适合我,就来报名了。”

在高职扩招中,还出现了不少在职企业员工“组团”来上学。去年12月,浙江省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29名一线员工就有了一个新身份——温州职业技术学院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业新生。据了解,这些工人学生只要在企业服务期满5年,每人每年6600元的学费均由企业来埋单。

无独有偶,位于杭州市的圣山集团74名班组长和一线工人,在高职第二批扩招时,有幸成为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全日制新生。针对企业24小时三班倒、这74名班组长和一线员工不能离岗脱岗等实际情况,学校和圣山集团协调一致同意,同产业工人学生签订教学协议,由教师“送教上门”,课堂设在杭州的企业内,利用双休日讲课,这样错开企业生产时间,学生也有时间上课学习。

记者了解到,每所院校的专业设置不同,在招录学生时也各有侧重,有的涉农专业则以农民为主,有的民航专业则主要招录退役士兵,有的专业则主要招录企业员工。 

扩招把牢“宽进严出”关

高职扩招给社会人员打开了一扇高校进修的窗,助他们圆梦,技能傍身并在未来职场走得更远。今后社会扩招专业选择将优先考虑特色明显、实用性强的专业,满足社会人士进修需求。

记者了解到,在入学考试中高职院校普遍设置了职业能力测试笔试和面试,有的专业免去笔试,只保留面试环节。“因为生源多种多样,有的是农民工,有的是退役军人,还有的是高管、创业者,并且学历水平、技能水平参差不齐,没法像高考那样用统一的文化考试来衡量。”一位高校招生办老师告诉记者,对于报考人员,主要考查学生的基本职业素养、技术技能水平以及与报考专业的匹配度等方面。

那么高职学历的含金量会否降低?

在多位高职院校负责人眼中,这次高职扩招百万是一个重大利好,虽是宽进,但肯定严出。只不过他们与其他学生的学习方式不一样,但毕业标准两者是一样的。

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校长郑卫东说,全国高职院校扩招100万更多是从国家的宏观大局出发,从服务产业、促进就业角度出发,解决行业高技能人才短缺问题。所以学校扩招一定是选择行业企业急需、就业好、未来有职业发展空间的专业招生。采取弹性学制、单独编班、量身定制教学计划等灵活教学模式。

该校将人才培养“订单”送到宁波本地的校企合作纺织服装类企业,与康赛妮集团、太平鸟集团、宁波中鑫毛纺集团有限公司、宁波艾力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宁波广源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联合宣传,直接推荐优秀企业员工、技术研发经理和车间主任等报考,并就如何结合企业需求、个性化制订人才培养方案、共同实施教学等方面达成一致。

浙江工商职院教务处处长、招生办主任娄军委说,针对应届与非应届、就业与未就业、不同年龄段等生源多样化特点,分类编制专业人才培养方案,探索线上与线下混合教学和网上教学,实行弹性学习时间,采取订单班、现代学徒制等工学结合、半工半读,校企合作、多元化灵活的人才培养模式。同时,该校对学生已积累的学习成果,学校将尝试探索通过水平测试等方式认定学历教育学分,创新实习管理方式,开展灵活多样的实践教学等。

以更灵活的教学方式提升扩招学生成长空间。宁波城职院采用线上线下教学,扩招的学生一方面通过网络的在线课程平台进行学习,另一方面,学校将送教下乡,送教进企。而宁职院将对扩招学生实施现代学徒制培养模式。学校采用项目化教学模式,充分利用企业资源,校企双方共同开展教学与实训,让每个求学者最终都能实现自己的理想目标。


Baidu
sogou